当一个人的身体里住着两种情绪,是什么样的感受?

2024-07-08 0 531

这个学科,不仅需要关注病,还要关注人。

 

新京报记者 郭懿萌 实习生 郝哲琳 编辑 刘倩 校对 陈荻雁

当一个人的身体里住着两种情绪,是什么样的感受?随着《红楼梦》主题曲《枉凝眉》的响起,两个身着汉服的护士走上舞台。

“花谢花飞花满天,红消香断有谁怜。这大观园里,没有我的容身之处了,可怜我身体孱弱,过着寄人篱下的日子,这样的日子,太无趣了,我还不如就这样去了。”身着青色裙子,扮演林黛玉的护士说。

“哭哭哭,就知道哭,你看看我,神通广大能力强,伶牙俐齿且张扬,穿金戴银贴花黄,大观园里属我狂。”饰演王熙凤的护士动作张扬地说。

这像是双相情感障碍患者身体中的两种情绪。情绪低沉时如林黛玉,高涨时如王熙凤,交替出现。今年第二届北京“天使杯”青年护士健康教育大赛,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把双相情感障碍搬上舞台,并获得了三等奖。

当一个人的身体里住着两种情绪,是什么样的感受?

▲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的护士,以林黛玉和王熙凤的性格表现双相情感障碍患者身体中的两种情绪。受访者供图

住院患者30岁以下的占60%

情景剧中饰演王熙凤的护士郭新月已经在安定医院工作了9年。为了把双相情感障碍这个病讲清楚,精神科的护士“头脑风暴”了很久。

“大家认识最多的是抑郁症,典型代表是林黛玉。双相情感障碍和抑郁的区别就是,它会有躁狂的一面,从红楼梦里挑一个人物来跟林黛玉做对比,王熙凤是最合适的。”在郭新月所在的情感病区,有80%的患者被诊断为双相情感障碍,“这是一个容易被忽视的病。”

最著名的双相情感障碍患者大概就是梵高了,后世研究者认为,他在情感高涨与低落状态下创作了那些名画,后来,国际双相障碍联盟把梵高的生日,3月30日定为“世界双相情感障碍日”。

某些诱因会导致双相情感障碍发作,但是具体原因,科学上现在还是不明晰。在郭新月碰到的病例里,处于躁期的患者会特别活跃,情感高涨,思维奔放;等到抑郁期时,患者又长时间不说话。

没有患过精神疾病的人,无法理解患病的痛苦。他们可能在胳膊上用刀划自己,用烟头烫满全身,即使伤口结痂,也会用指甲反复抠不让它愈合。

当一个人的身体里住着两种情绪,是什么样的感受?

▲4月23日,安定医院精神科护士谷艳燕(左)和护士长杨静(右)在给患者做心理疏导。新京报记者 王子诚 摄

有一个患者不愿意出院,一开始护士长杨静以为她是逃避学习,细聊后才发现她是在逃避家庭:她的父母望女成凤,即使女儿住院,也把书装进拉杆箱里,让她在医院学习。

面对父母的强压,她只能敷衍。“她觉得自己回去以后并不完全是一名学生,她的妈妈还会贬低她,骂她,她是为了逃避女儿的角色。”杨静说。

这样的案例在病区里有很多。护士长杨静感觉,年轻患者越来越多,有一段时间甚至30岁以下的住院患者占到了60%,而其中大多数都和原生家庭有关。

“现在的年轻人多发生非自杀性自伤,用刀划身体、咬自己、拿烟头烫,但是不以死亡为目的,纯粹是为了宣泄情绪,引起周围人的注意,想要博得家长的关注或者以此威胁家长达到一些目的。”郭新月觉得,要承认抗压能力不是每个人都具备的,而现在很多家长施行挫败式教育,这种打压可能适得其反。

当一个人的身体里住着两种情绪,是什么样的感受?

▲4月23日,安定医院精神科护士郭新月在护士站摆放玩偶,这是为了缓解患者情绪放置的。新京报记者 王子诚 摄

不仅要关注病,还要关注人

安定医院要求,患者从入院到出院,分管病房的责任护士每周都要和自己的患者聊天,捕捉他们的情绪,更多的是挖掘背后的故事和原因。

杨静护士长记得,有一个患有抑郁症的患者,喜欢自残。经过长时间的接触,他才告诉杨静,小时候父母成天吵架,他饿的时候没人管。有一次他发烧感冒,他爸妈就停止吵架去关心他。后来他就故意去洗凉水澡,让自己反复发烧,而且偷偷不吃药。“这种人格一旦养成后,很难改变,他会把这种方法用到身边所有人身上。”

当一个人的身体里住着两种情绪,是什么样的感受?

▲患者出院时给郭新月留的信。受访者供图

对于这种自残的患者,除了用药,护士们会用一种替代疗法。如果患者想划手腕,她们就用红笔在他手腕上画伤口;他想感受痛,她们就让他握冰,用冰的刺激转移他的注意力,让他缓解情绪,意识到自己还活着。

对于患有精神疾病的患者来说,任何尖利的物品都有一定危险。但安定医院尝试在女病房的楼道准备一面大镜子。护士谷艳燕看到,当镜子放到那里的时候,大家不但不去破坏它,而且特别爱惜,脏了还会擦干净。“女患者都爱美,我觉得安全护理跟人文关怀并不冲突。”

谷艳燕觉得,有时候陪伴和药物缺一不可。她会带着患者们做手工,编辫子,搞活动,还设置了一个板报,每个节日由患者画不同的主题。用一个患者的原话说,“我们太缺爱了,太缺乏关注了,只有你们有时间坐下和我们聊天,但是我在外边接触不到这种信号。”

护士贾琼负责男病房,因为经常给患者剪头发,她练就一把好手艺。病区有一个住了10多年的老患者,家属对他的关注度不高,他特别缺少关爱。贾琼每次给他理发的时候,他总讲自己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的经历,贾琼就不断肯定他的价值。

在治愈患者的过程中,护士们也会被反向治愈。郭新月有一个患者长期服用精神类药物,没法怀孕,但一断药就可能造成病情波动。丈夫很爱她,觉得她比孩子更重要,也支持不要孩子。她反而因为这件事更自责,在郭新月面前哭了。

当时郭新月告诉她,好多有孩子的夫妻照样会离婚,所以爱的本质不是孩子。“当你给患者讲道理,抚慰她的时候,你也是被反向抚慰的过程。因为患者遇到的情绪问题,有可能是你会遇到的问题。”

“很多患者住院之后会说,感觉我们精神科比其他科室更有人情味。因为这个学科,不仅需要关注病,还要关注人。”贾琼说。

当一个人的身体里住着两种情绪,是什么样的感受?

▲一位护士握紧患者的手。新京报记者 王子诚 摄

值班编辑 康嘻嘻 古丽

(转载来源:新京报)

头像

相关文章

16小时前 123
16小时前 274
2天前 780
3天前 324
发表评论
暂无评论
官方客服团队

为您解决烦忧 -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